关于乡村生活的文字资料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我的家乡有着富饶的土地,孕育着那里的淳朴的人们。它远离城市,但显得并不寂寞,永远显得特别的安静和谐,给人们一种温馨的感觉。我生活在一个温馨的家庭中,不知是我从小生活在这漂亮,美丽的乡村的缘故,还是深受这乡村淳朴人们的影响,使我读家乡产生了一种特别浓厚的感情......回首到十年前,我还是家乡一个不知愁滋味的孩提呢。整天背着书包从家里出来,一路欢跳着去上学。不知不觉就这样在家乡过了五年。转眼间,那种情景好像已经遥远的不可想象了,像是被永远封在了画夹里面,永远成了美好的记忆

  1、乡村生活的妙处在院门外。我在旧居小住时,时常穿一双布鞋,换一身便装出门采风。走在青山绿水中,视觉上最为舒服的是山村姑娘那大红大绿的衣装,而听觉方面的享受则是那些耳目一新的鸡鸣虫叫,庄户人家打开院门的声音,这种艳俗的色彩以及拙朴的音响与这大片的麦穗、蹒跚前行的牛群最为亲和。往前再行,在民宅集居的远处有一酒肆,店号为“快活林”。心里甚欢,脚下生风,仿佛沾上点中国功夫的仙气。

  2、这地方的水真是多得出奇,只要你站在某个空旷的地方,必有一条或大或小的河湾流入你的眼睛。

  早晨,人们还没有等到河里的鱼儿醒来,便纷纷用竹篙戳碎它们的梦。雾正浓,对面不见人影,等两条船互相靠近了,才惊出一身的冷汗,连连说好险好险,船却已错开一丈有余。这地方有个打鱼的老翁,七十八岁,鹤发童颜,声如洪钟。“小鱼小虾卖哟--”,虽是普普通通的一声吆喝,却让人好似沉醉醒来饱饮一杯酽茶,遍体舒畅,浑身生津。偶有船上懒汉,昨晚喝多了,迷迷糊糊爬出船舱,看天色未明,站在船尾扬下一线浑浊的臊尿。少不得挨老婆一顿臭骂,煮饭的水还得从这河里拎呢!

  经常有两只可爱的小鸟,捉住河边柳树的梢头,四目相对,鸣鸣啾啾,无限柔情,相依相偎。一对早晨出来透气的鲤鱼,趁着雾气迷蒙,尽情嬉戏,全不管老渔翁羡慕又无奈的目光。

  天色渐亮,阳光四射,驱散本来就无根的雾气。整个村子忽然就活了过来。农人早起,无非两件事,倒夜香,烧早饭。这地方人家的茅厕往往就在河边,男女主人各行其事,并行不悖,倒也不觉任何不妥。稍后,村里鸡飞狗跳,学生上学,农人下地,工人做工。

  3、清晨,总是很自然地醒来,看木窗外的光线越来越亮,鸟儿的鸣叫声由唧唧喳喳的热烈喧闹,到渐渐减少,想是聚会完捉虫子去了。间或有悦耳的歌者,叫几声飞来又飞走。起床看看手机上的时间,还不到六点钟,太阳已上树间,将光线淡淡地抹在东墙上,投在屋里的光罩着浮尘,细小的颗粒在光线里快乐地上升下沉,如早晨的舞蹈。给母亲收拾好,推她坐在阳光里,便开始做早饭。乡村的生活因为没有了时间观念,一切都可以不慌不忙地做。

  城里人能够享受到什么清新空气?即使偶尔感触到远远天边袭来的柔风,但却夹杂着无数呛鼻抑或令人近乎窒息的莫名气味,并充盈于各种噪音之中,磨损于光怪陆离的灯光之间,稍纵即逝在丛林般的钢筋水泥高楼之间,不过像烂泥塘里散发的一阵气味,丢弃在五光十色的垃圾里。

  乡下的人喜欢盯着烈日走,在地里背朝着青天白日默默地挥汗。他们手捧着黄土有时不免脸上荡漾着一丝无奈,但他们酷爱着他们苦苦守着的热土,在那里不停劳作感到乐此不疲。他们一旦丢弃一寸土就心里不是什么滋味,甚至很小心眼的为此争执起来。因此,我们看到一些在乡下经营农作物致富的老乡很少搬到城里去住,也不是因为这些人没有能力在城里买到地皮和房子,而是他们不愿离开他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美丽的乡村土地里有他们不朽的希望,每一块泥土每一颗沙砾都堆积着他们几代人的感情。

  相比之下,城里人对自己居住的城市的感情和乡下人对他们居住的对乡村的感情是不能同日而语的。城里的许多地方给他们生活提供了极大的便利。譬如商品超市,上学就医,社交活动等等。但交通的拥挤,整治不善的水沟,弥漫在上空的烟雾和尘埃以及充斥在闹市里的噪音都使他们厌倦,甚至不时的脱口漫骂起来。我认识的几位住在城市里的朋友,每次和他们谈起对城市的看法时,总是表露出不同程度的埋怨。而乡下的老乡呢?跟他们谈到乡村时,很少有人指责自己的居住环境,也许没有太多的溢美之词,在他们眼里唯一埋怨的就是说交通不太便利。

  乡下人白天劳作,晚上睡觉,生活很有规律的。月朗风清,他们享受着一方土地独有的自然恩宠。看月亮从树阴里筛下满地的光斑,闪闪烁烁,飘忽不定;听月光在树林里叮叮当当地飘落,在草坡上和湖面上哗啦哗啦地拥挤;门口不远的田野,田里泛起细细的柔波,那里传来一阵阵如潮水汹涌着的蛙鸣,用心去倾听着这些天籁之音,会使你感触到月下乡村的深邃和美妙。

  在我看来,走进乡村最触动人心的莫过于那随处可见的炊烟。我钟爱炊烟,一如我钟爱这朴实的乡村生活。

  我是一个习惯于早起的人,即便是很晚很晚才睡下,第二天也照样会早早的醒来,这似乎已经是习惯了。可是乡村的炊烟比我更早的醒来,温柔的升起在这宁静而祥和的村庄上。

  早晨,天色往往最见清淡,这时的炊烟在我看来是最彻底的,而且乡间最清凉的风也只有在早晨才能领略的到。

  在清淡的天空下,伴着清凉的晨风,你会看见炊烟婀娜的身姿,看见它缓缓的升起然后渐渐的淡去。

  一到中午,阳光逐渐变的霸道。这个时候你若想看见炊烟非得仔细才行。乡村里的炊烟不比城里那么张扬,它总是丝丝缕缕,却让人打心眼里喜欢。

  而到了黄昏,炊烟的升起总会让人有很多的感慨。如果你出门在外,或是外出劳作了一整天,看见乡间四起的炊烟,心中涌起的应该是一种温暖的感觉,亦或是一种归心似箭的急切。

  其实不然,暮色四起的时候,乡间昏黄的灯光从不同的窗户里透出,伴着袅袅升起的炊烟,的确是有一种独特的韵味。

  王菲有一首歌“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照大地……”一直以来都很喜欢这首歌,这其中解不开的情结大概就是炊烟吧。

  {PS:远远的看着炊烟,有的是一种神秘,不过我走近它,有的是另一种感觉。

  在乡间,一般人家里的厨灶都是靠着墙角的,而由于他们大多是以木柴为燃料,所以四周的墙都被熏的乌黑,而烟筒是在厨灶的上方,靠着墙角,倚着其中两面墙用短小的砖块砌成,高出屋顶约半米长。炊烟就是在这袅袅升起的。(当然也有例外)

  不要以为烧柴火会熏黑烟筒墙壁甚至屋子有什么不好,其实用木柴烧出来的东西那才叫好吃呢。各种不同的木柴燃烧起来会散发出不同的香味,夹杂在食物的香气里,然后随着炊烟缓缓飘过来,闻过后简直让人垂涎了。}

  它是在水田和水田之间用泥堆成的。不高,往往才高出水田一二十厘米。如果水田里的水很多,那么这些田埂便是软的,一脚踩下去会让人忍不住去想,它会不会塌下来,或是让人陷进去?其实大可不必担心,这样的事是很少发生的,除非你有足够的重量,有足够的倒霉。

  很多时候,我都是提着鞋,赤脚沿着田埂慢慢的走着,没有目的,只是一直走着。一些新垒起来的田埂还没有长草,走在上面总会有一些湿湿的泥巴调皮的从我的脚丫缝里钻出,有意思极了。或者有的田埂上栽种了大豆,一路走过,大豆的叶苗挠的我的小腿痒痒的。

  每当我这样的从田埂上走过,心里总会想起这样一篇童话:有一个国家,她给本国的农民分土地的时候总是让他们用自己的脚去丈量,能走多远就能分得多大的一块土地……

  草地在乡间是随处可见的,因此并不象它在城里的存在那么有意义,如果一定要说它有什么的话,那也一定是和牛联系在一起的。

  每天的清晨和黄昏,草地上总是有着很多很多的人在那里放牛。由于牛吃草和羊有着很大的不同,(它们总是尽可能的呆在一个地方细嚼慢咽)所以在草地上放牛的人儿也就留有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放牛的人一般不大,多是二十岁以下五岁以上。他们中有的在草地上看书(农村的孩子读书总是很用功的),有的睡觉,还有的打牌。更小一点的孩子就在草地上奔跑嬉戏着。

  而这些牛,大多都在脖子上挂着铃铛(这是方便牛走丢后更容易找到)。当牛吃草的时候,脖子一动一动的,铃铛便发出清脆的响声。

  小溪通常不大,不过两三米宽;也不够深,水少的时候只要挽高点裤腿就能淌过。但是这样的小溪却是极其重要的,人们的日常用水大多取自这。洗衣,淘米,洗菜。到了傍晚,还会有很多的小孩聚到溪边游泳呢。

  井水分为两种。一种是天然的地下水,从石缝里滴出,经时间的消磨自成的井,这样的井往往不大,需要用水时得用勺子小心的一点一点的取,很是珍贵,不过这水是的的确确的好,冬暖夏凉,可口的很。另一种井是是自家挖掘的。需要挖很深很深,直到有地下水源源不断的渗出,再细细的整理一番,好好的澄清几天,便可用木桶往里取水引用了。

  这种床在农村是有地位的,先前也只有有钱人家才有的,或是办喜事时特意请木匠做的,古朴的很。

  这样的床很宽,因此床底有了 很大的空间;它的床沿很高,任何人睡着也不用担心会不小心摔下来。床的周围都是花雕,做起来很废功夫的,尽管很粗糙,但这也大概就是这床显得大气的原因了。床顶斜斜的,是为了挂蚊帐。

  青蛙的嗓门大,听它们叫唤,就好象就在窗外,说有趣也有趣,说讨厌也讨厌,再或者就是习惯了。

  假如你想在晚上好好的睡上一觉,就不能觉得这样的蛙叫很有趣,太兴奋了怎么能睡的着?也不能觉得太讨厌,要不就觉得烦躁了。你需要的就是去习惯它,平静下来,以平和的心态去对待,这样你便能很快进入梦乡了。

  它们往往个头很大,嘴很尖,只稍轻轻的盯上你一口,那么就会起一个很大很大的疙瘩,红红肿肿的,怕是要很多天才能消失的。

  每每走在田埂上,看远处升起的淡淡的炊烟,心里总会涌起一种莫名的感动。我感动,是因为我站在了乡间,可是我也迷惑,这是我一直寻找的真正的乡间生活吗?

  雨丝细腻的、轻柔的、无声无息地甚至是没有颜色地从天际来到人间。轻呵着方寸的土地,摩婆着土地上的生灵万物。

  ??目光横越湿润,穿过玻璃的透明,开始找寻这雨丝的踪迹,想扑捉它轻捷的身影。

  ??然而它的调皮却用透明回对着我和大地,那飞动的舞姿始终不能落入眼帘。可这并不能阻隔我对它的感触,目不能及并不代表心灵不可抵达。

  我知道它此时就是我心中的模样,正顺着思海里那条清晰的纹路,飞落到窗前的疏叶上,然后汇聚成珠,从叶的一端滑向叶的另一低角,从晶莹施放到欲滴,旋而滴嗒成曲。这一程的行径,不恰似一个不用阳光透射也懂得眨动眼睛的精灵吗?

  当雨丝细蒙蒙地拉灰视线,内心深处的那份燥动竟安然地静默下来。就好象眼前在阳光下原本杂乱的房建,在雨丝洗去纤尘的喧浮后,在灰色不经意的渲染下,开始显露出它的错落有致。白灰的建筑以格子的线条正好映衬着灰蒙无际的天空.。

  ??而远处的房屋迷离在若隐若现中,披着神秘的轻纱,晃动着参差的树影,在雨中传递着幻觉的美魅。那青与黄在深秋的替代中,亦消减了几寸阳光的分明和逼人,多了一份柔和在风中低吟。它的或痴或嗔,都是诗人笔端难辞的深情。

  ??田园里更有忘季的青菜,扬着碧嫩的脸,在雨丝的滋润下开始绿油油地歌唱。即使是隔着栅栏,我亦能听到它们的欢呼,一丛丛、一簇簇......

  ? 于是,在这个时候我会打开栅栏,让自已散漫在田园小径。抛却雨伞的横隔,与微雨做着最近距离的接触。

  ??直至丝丝的凉意穿透我薄薄的长裙,我才意识到季节的替换。身居南方就是这样,经常就在毫无界线的准备下,迷糊闯进一个新的季节。不过这样也好,让许多的醒悟突然出现在自已懵懂的笑容里,而不是捕捉在莫名的季节替换感叹中。

  此际微雨蒙蒙,虽已堪称冬雨,可它独有的气息里却卷着不言的温柔。喜欢它悄悄地落在我的肩上、发丝上、以亲吻的方式,用深藏的甜蜜包围着我。

  几束搭在肩前的发丝,渐而有了它剔透、朦胧的身影,低目望着它,想象着自已因它而将变得更加的美丽,微笑已然泻满我的唇角,穿透冬的薄寒......

  ? 在微笑的时候,我诚然会想到你。原来不论是月色如水,还是微雨蒙蒙,只要你心存感动,美丽将永远存在

  城里人能够享受到什么清新空气?即使偶尔感触到远远天边袭来的柔风,但却夹杂着无数呛鼻抑或令人近乎窒息的莫名气味,并充盈于各种噪音之中,磨损于光怪陆离的灯光之间,稍纵即逝在丛林般的钢筋水泥高楼之间,不过像烂泥塘里散发的一阵气味,丢弃在五光十色的垃圾里。

  乡下的人喜欢盯着烈日走,在地里背朝着青天白日默默地挥汗。他们手捧着黄土有时不免脸上荡漾着一丝无奈,但他们酷爱着他们苦苦守着的热土,在那里不停劳作感到乐此不疲。他们一旦丢弃一寸土就心里不是什么滋味,甚至很小心眼的为此争执起来。因此,我们看到一些在乡下经营农作物致富的老乡很少搬到城里去住,也不是因为这些人没有能力在城里买到地皮和房子,而是他们不愿离开他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美丽的乡村土地里有他们不朽的希望,每一块泥土每一颗沙砾都堆积着他们几代人的感情。

  相比之下,城里人对自己居住的城市的感情和乡下人对他们居住的对乡村的感情是不能同日而语的。城里的许多地方给他们生活提供了极大的便利。譬如商品超市,上学就医,社交活动等等。但交通的拥挤,整治不善的水沟,弥漫在上空的烟雾和尘埃以及充斥在闹市里的噪音都使他们厌倦,甚至不时的脱口漫骂起来。我认识的几位住在城市里的朋友,每次和他们谈起对城市的看法时,总是表露出不同程度的埋怨。而乡下的老乡呢?跟他们谈到乡村时,很少有人指责自己的居住环境,也许没有太多的溢美之词,在他们眼里唯一埋怨的就是说交通不太便利。

  乡村生活的妙处在院门外。我在旧居小住时,时常穿一双布鞋,换一身便装出门采风。走在青山绿水中,视觉上最为舒服的是山村姑娘那大红大绿的衣装,而听觉方面的享受则是那些耳目一新的鸡鸣虫叫,庄户人家打开院门的声音,这种艳俗的色彩以及拙朴的音响与这大片的麦穗、蹒跚前行的牛群最为亲和。往前再行,在民宅集居的远处有一酒肆,店号为“快活林”。心里甚欢,脚下生风,仿佛沾上点中国功夫的仙气。

  这地方的水真是多得出奇,只要你站在某个空旷的地方,必有一条或大或小的河湾流入你的眼睛。

  早晨,人们还没有等到河里的鱼儿醒来,便纷纷用竹篙戳碎它们的梦。雾正浓,对面不见人影,等两条船互相靠近了,才惊出一身的冷汗,连连说好险好险,船却已错开一丈有余。这地方有个打鱼的老翁,七十八岁,鹤发童颜,声如洪钟。“小鱼小虾卖哟--”,虽是普普通通的一声吆喝,却让人好似沉醉醒来饱饮一杯酽茶,遍体舒畅,浑身生津。偶有船上懒汉,昨晚喝多了,迷迷糊糊爬出船舱,看天色未明,站在船尾扬下一线浑浊的臊尿。少不得挨老婆一顿臭骂,煮饭的水还得从这河里拎呢!

  经常有两只可爱的小鸟,捉住河边柳树的梢头,四目相对,鸣鸣啾啾,无限柔情,相依相偎。一对早晨出来透气的鲤鱼,趁着雾气迷蒙,尽情嬉戏,全不管老渔翁羡慕又无奈的目光。

  天色渐亮,阳光四射,驱散本来就无根的雾气。整个村子忽然就活了过来。农人早起,无非两件事,倒夜香,烧早饭。这地方人家的茅厕往往就在河边,男女主人各行其事,并行不悖,倒也不觉任何不妥。稍后,村里鸡飞狗跳,学生上学,农人下地,工人做工。

  清晨,总是很自然地醒来,看木窗外的光线越来越亮,鸟儿的鸣叫声由唧唧喳喳的热烈喧闹,到渐渐减少,想是聚会完捉虫子去了。间或有悦耳的歌者,叫几声飞来又飞走。起床看看手机上的时间,还不到六点钟,太阳已上树间,将光线淡淡地抹在东墙上,投在屋里的光罩着浮尘,细小的颗粒在光线里快乐地上升下沉,如早晨的舞蹈。给母亲收拾好,推她坐在阳光里,便开始做早饭。乡村的生活因为没有了时间观念,一切都可以不慌不忙地做。

  没有在乡村生活过的很人,很难明白他们怎样生活的。这应该是一篇小说的题材,因该这样的小说,鲁迅的《社戏》差不多。虽然他们物质条件很苦,又没有什么所谓现代文明下玩具玩,如果有也是那些自己制作的东西,简单朴素很粗糙的那种。孩子的天性是没有什么大人世界中贫富和承认世界中的尔虞我诈,他们真心对待对方,用作好的东西招待远方的客人,而不是城市里的孩子从小就生活铜臭中,早已忘记了自己的天性,从小就知道了什么是金钱是万能的!

  如果说,农村的生活是苦的,很苦的那种,那应该是成人的世界,对于孩子来说乡村的空气是清新的,乡村的环境是和平的,乡村的风景是美丽的。那是一段人生很难忘记东西,如果说我现在对什么比较有感情的话,那就是我的童年乡村生活,乡村生活是一种声明中难以遇到的自然生活。

  脑袋很舒服。大忙时节(如春耕秋收)早上天刚亮就下地干活,将近中午时可能回家休息一下,吃饭等。如果太阳不是很火的话就在下地继续。中午回小憩一会儿(这样下午才有力气干活)如果活儿很多的话晚上还要借着月光或灯光干活。闲时多半是打扫啊、购物啊、拜亲访友啊什么的。

  以上都是传统的,现在农村发展了一些手工加工业。比如加工空调被啊、玩具阿之类的,有不少青年就专门从事这些工作

  我在新疆 这里的情况:夏天有农活的就干,没有的玩--玩的东西可多了,可以说是新疆人的一个特点了--赌的较多.

  清晨,白蒙蒙一片,似薄纱的雾气笼罩着田野,好像在给水稻最后的滋润.太阳出来了,眼前金黄一片,饱满的稻穗低着头,把稻秆都压弯了.露珠挂在稻粒上,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亮,发出耀眼的亮光,好似无数珍珠.一阵风吹来,水稻随风而动,发出 秋天的田野

  清晨,白蒙蒙一片,似薄纱的雾气笼罩着田野,好像在给水稻最后的滋润.太阳出来了,眼前金黄一片,饱满的稻穗低着头,把稻秆都压弯了.露珠挂在稻粒上,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亮,发出耀眼的亮光,好似无数珍珠.一阵风吹来,水稻随风而动,发出 name=news_content

  午饭过后,好像有谁在无声地指挥,老人,青年,小孩.都不约而同,手拿闪着银光的镰刀,走出家门,急匆匆来到田头,开始抢收.汗水在他们脸上流淌,湿了衣裳,他们也顾不得擦一下.咔嚓咔嚓响成一片,汇成了一支田园交响曲.这声音多么动听,多么欢快呀!你瞧,那大豆在豆荚里探出圆圆的小脑袋,向外张望,好像也在欣赏这丰收的景象.

  一夜之间,站立的稻子都睡在了地上,像平铺了一层地毯.田野变得非常宽广.又过了两三天,睡在地上的稻子不见了,变成了绿色一片.呀!原来是绿油油的麦叶,多像一株葱绿的小草.麦叶又细又长,又柔又嫩,他们吮吸着晶莹的雨露,争先恐后地生长,好像在比谁长得最高,长得最快.

  前面有块凹地,我上前一看,那里种满了蔬菜:火红的辣椒,翠绿的青菜,簇拥而生的草头……我拔起一棵青菜,他的根就像老爷爷的胡子,那叶子和菜柄就像一块块乒乓板.

  好句: 山坡上,一棵棵成熟的苹果树,挂满了一个个红苹果,好像一个个小灯笼.秋天真是一个丰收的日子!

  苹果树下长满了许多花草,一棵棵小草伸着懒腰,仰起脸蛋,甜甜地微笑着.一阵清风拂过,小野花们摇着身子,把散发出一阵阵诱人的香味.

  我的家乡有着,富饶的土地,孕育着那假滴,淳朴的人们,他远离城池,单线的并不寂寞,永远显得特别的安静和谐,给人们一种温馨的感觉,我生活在一个温馨的家庭中,不知是我从小,生活在这漂亮美丽的,村庄缘故,还是深受着村庄淳朴的人们影响,使我读家乡产生了一种特别浓厚的情感……回首到十年前,我还是家乡一个不知愁滋味的孩提呢,整天,背着个书包从家里出来,一路欢跳着去上学不知不觉就这样爱家乡,过了五年,转眼间,那种情景好像已经遥远得不可想象了,像是被永远,封在了画家里面,永远成了美好的记忆。